通灵宝玉:《红楼梦》中的玉文化

2014-03-24来源 : 互联网

闲来无事,抽空看了李少红导演的新版《红楼梦》,不想贾宝玉戴的“通灵宝玉”竟是一块和田玉籽料,据说还是李导亲自从新疆买来的。

以玉为尊贵,以玉为荣耀,这是中国几千年玉文化的积淀,那么怎样的玉才能称为宝玉?“宝钗托于掌上,只见大如雀卵,灿若明霞,莹润如酥,五色花纹缠护。这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的幻象。”《红楼梦》中这段描述引人遐想,从故事发生的地理位置和五色花纹的描述有人猜测是雨花石,但也有人认为应该是和田玉,因为几千年来,唯有和田玉才是一直受人们推崇的真玉,李少红导演选用和田玉籽料无可厚非,而且普遍符合人们对玉的认知。

曹雪芹借用天地造化之精——玉石来塑造了宝玉和众多冰清玉洁的女儿形象,以玉喻人,人玉一体,**了一个从顽石到宝玉再到顽石的历程,玉石作为创作的重要载体,始终贯穿于全书之中。且不考究原著中这块“通灵宝玉”到底是什么,但从曹雪芹先生的《红楼梦》里面我们确实可以一窥中国悠久的玉文化。

玉不去身,美玉无价

红楼中人将那块刻有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的宝玉视之如命,贾府中*高统*者贾母直言不讳地宣称:“通灵宝玉是贾宝玉的命根子”!当此玉丢失时,合家惊慌,乱作一团,立即开出悬赏一万两白银的天价以求找回宝玉,在贾府中,金山银山不稀奇,为了这块宝玉,花再高的代价,“也不过是多使几两银子罢了”,同宝玉相比,银子算什么呢?这充分说明宝玉不但是贾宝玉和贾府的命根子,也是整个封建社会的命根子。

《红楼梦》总纲第四回“葫芦僧判葫芦案”中,门子呈给贾雨村的护官符:“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。阿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。东海少了白玉床,龙王请来金陵王。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”。护官符中所举的四大家族,都用珠宝金银来显示其富贵之至,尤其是贾、王两家曾经是皇亲国戚,接过驾,唯有用玉来形容,才能突出其尊贵富有。

玉性高洁,至真至纯

古人曰:“宝,玉也”,至贵者为宝,至坚者为玉,因而在红楼有名有姓的480多人中,仅有三个曹雪芹*喜爱的人物名字中才予以“玉”之称。这三个半人是:宝玉、黛玉、妙玉。曹雪芹对这三个人的钟爱自是不言而喻的,直接将至贵至坚的“宝玉”赐给了书中男主角,黛玉、妙玉皆为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人物,作者是倾注了大量心血来塑造的。

黛玉,曹雪芹合着血泪塑造的女主角,唯有用“玉”才能喻出她至纯至洁的品质,黛的本意为黑绿色、青黑色,上佳的墨玉“黑如纯漆”,迸发光亮,非赏珍贵。黛玉即黑绿色之玉,用黛色而不用其它颜色的玉来喻黛玉,实在是曹雪芹的良苦用心,唯有用黛色才能喻出黛玉“玉带林中挂”那高贵、忧郁而薄命的一生。妙玉,具“气质美如兰,才华郁比仙”的金玉质,世上任何美玉都无法喻其美好,故而在玉字前择一妙字以之才能匹配,由此足见曹雪芹对这一人物的喜爱。从这三个半人的名字中可看出,曹雪芹对这几个人是何等的喜爱,“玉”字又是何等的金贵。“玉是精神难比洁,雪为肌骨易销魂”。这本是才貌俱佳的探春咏白海棠之诗句,可用她来形容大观园中“水做骨肉”的女儿们,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。这群“集山川日月之钟秀”的女儿,一个个如出水芙蓉,美玉无瑕,她们“半卷湘帘半卷门,碾冰为土玉为盆”。以“冰作影”,“玉为魂”,天真浪漫,生活在不染凡尘的世界里,“种得蓝田玉一盆”,以玉言志,借玉抒怀,以身比玉,那么灵秀,那么飘逸,为世人留下了一幅何其高雅动人的玉人图!唯有象征高贵、纯洁、吉祥、美丽的玉,才能**地体现红楼女儿的心灵和容貌。

一块美玉贯穿全书,《红楼梦》从**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到**百二十回贾雨村归结《红楼梦》,展示了经石——玉——人(玉)——石的全部发展过程。一块顽石,吸纳了天地之精、日月之华而成为一块美玉,并到那昌明隆盛之邦、诗礼簇缨之族,花柳繁华地、温柔富贵乡去走了一遭,以玉为主线,演绎尽了人间荣辱兴衰、悲欢离合,成就了流芳千古的《红楼梦》。

标签: 玉器 和田玉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